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我的老婆周梦洁(大学篇)】(1-2)作者:jeam19{2013/9/15更新}
                   我的老婆周梦洁

字数:9600
2013/09/13发表於:春满四合院、SexInSex
上文链接:viewthread.php?tid=4897985&page=1#pid92056927



                   大学篇(一)回忆与走光


    「哎…无聊啊…」,前面的讲台上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妇女高声激扬的喷吐着唾沫,时不时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写划划,但讲台底下的男男女女好像不感兴趣,继续保持着各种各样的睡姿,有掩着脸伏在桌上的,有脸直接贴在桌上的…
    旁边的易阳同学更是睡的口水直流,嘴角流下来的口水都在桌上滩了一大堆,…刚刚睡醒的我看着教室里的这副情景一脸感叹与失望。

  暖暖的阳光从窗外射进教室,正值金秋十月底,人说夏日炎炎正好眠,我看秋日炎炎正好眠也合适,已经开学将近二个月了,对於曾经充满向往,充满憧憬的大学生活已经慢慢展开浮现在我面前,但是现在的我反而更加想念高中时的生活,学习与同学。

  想起两个月前我跟女友小洁出发来W市那天的事,我就一阵感慨和激动。
  大壮他们坚持要送我跟小洁,但一到车站他们就哭成了一堆,一向坚强的大壮也是搂住我的脖子大声在我耳边哏咽的说道:「兄弟……好兄弟,我一定会来W市找你们的,一定要……好好对待小洁……常给我们打电话……」,他似乎也伤心了。

  旁边女友跟王情相抱着都哭成了泪人,旁边的胖子看着眼泪直流,伤心不已,已经恢复单身的小帅和大头,小可三人已经先我们一步出发去学校了,他们三人很幸运,虽然考到了不同的大学,但都在同一座城市,相互之间还能有照应。
  大壮和王情似乎约好了一样,都打算不读大学,自己开始创业,想着昨晚聚会上,大壮喝高后,脸红脖子粗的一直做着一个重复的动作跟我说,他拍打着我的肩膀看着坐在我旁边正默默喝着啤酒的小洁说道:「兄弟,你好好读书,哥们赚到钱后一定去W市找你潇洒,到时别忘了哥。」

  嘿……他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打着我,跟女友说别忘了他。

  自从上次野营跟王情借着酒意发生关系后,几次想找她说话,但她一直躲着我。

  我也能感觉到她跟大壮之间的关系似乎逐渐产生了距离,昨晚聚会跟这次送我们,两人都是一前一后的过来,想起以前的王情整天如温柔小女人般的黏乎着大壮,而现在两人的情侣关系正开始渐行渐远。

  看着正抱着女友哭的满脸泪痕的王情,我不由想到:「中间有我的错吗?」
  胖子很好,利用家里的关系,直接出国留学,这段时间正在家里学习英语,我看着独自站在边上抹泪的胖子,心里一酸,走过去一把抱住胖子那满身肥肉,苦着脸打趣着说道:「兄弟,出国该减减肥了,不然国外的妞都看不上你了」。
  「你才没妞看呢,」

  胖子边哭边笑,也搂住我,更是低下头在我耳边沈沈的说道:「好好待小洁,如果敢欺负她,看我不飞回来揍你」。

  我知道他们都喜欢女友,前天送小帅他们三人走的时候,小帅也同样说了这句话,但多了一句「兄弟,我对不起你」。

  我不明白他是为上次捅破小洁内裤的事情道歉还是别的事情,但也没多想,只是轻拍着对他说:「没事,好好保重」。

  「好了,好了,车来了,又不是生死离别,不哭了哈……小洁」,大壮似乎恢复了平静,面色温柔的拍打着手,对着还正抱着大哭的女友和王情说道。
  离别是伤感的,但天下始终没有不散的宴席,去往W市的火车到了。

  我带着女友默默的上了火车,找到车厢把行李放好,看着坐在铺位上还在伤心的女友,叹了口气,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擦了擦她还挂在眼角的泪水,搂住她的细肩轻声的安慰道:「老婆,别伤心了,我们过年时就回来了,到时又能见到他们的。」

  「呜……」,老婆听了我的话后,好像更加伤心了,往我怀里一扑,大声的哭道,小脑袋更是在我怀里不停的耸动,「老公…我…我不想和他们分开…真的不想…」。

  「好了,我的傻老婆,很快就能见面的,不是还有老公在陪着你吗?」
  看着把脑袋藏在我怀里哭泣的女友,忽然觉得她更可爱了,还是那么单纯,那么惹人怜,我把女友拉起来坐好,双手伸出轻柔的擦拭着她娇脸上布满的泪珠,看着她那还满溢泪花的双眼安慰的说着。

  「…嗯…老公…你以后一定不能离开我…要永远陪在我身边…,」

  女友把我放在她脸上擦拭着眼泪的右手拿下来,双手按住,放在自己的胸膛上,哏咽着说道。

  「嗯,嗯,老公明白,一定不会离开的,不然去哪找这么漂亮又可爱的老婆啊,」

  我明白女友把我手按在她胸膛上的意思,她是想让我明白,离别很痛苦,但她更不想我离开,因为她的心会更加的痛苦。

  感受到手心内的柔软,我内心调戏女友的小恶魔又出现了,被女友按住的右手也轻轻的的开始揉动,女友察觉到了我的动作,只是脸蛋红了一下,然后把头靠到我怀中,轻轻的捶了一下我的手臂,羞涩的说道:「大色狼,知道人家还在难过,就使坏。」

  看着女友温顺的样子,我内心一阵自豪,这就是我暑假里调教的结果,女友现在只要在不那么引人註意的地方,就不会抗拒我的抚摸与调戏,似乎开始有了一点点享受的味道,可能也觉得异常刺激吧。

  女友今天穿着一件休闲的暗黄色麻布衬衣,扣子只扣到了胸前第三粒,当然露出了里面小小的黑色抹胸及被挤出来深深的乳沟,下身还是穿着我们都爱的牛仔超短裙,刻意露出来的修长,笔直大腿随着走动之间的风情,更是让人眼前一亮。

  想起刚刚在车站时,那些火热看着女友雪白大腿的众多眼神,我内心更是激动,手心揉捏的动作也是加快了速度和力道,自己牛仔裤内的阴茎已经开始膨胀了。

  上车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我跟女友订的是两张软卧下铺,有推拉门的那种小房,小房内有四张床位,分左右两边摆开,上下两层,不知道是另外两张床位没订出去,还是订了的乘客没上车,但现在房内只有我跟女友。

  看着怀里的女友的娇脸上已经满布羞意,一双美目微微闭着,呼吸有点急促,我知道,女友开始动情了,於是顺手将小房的推拉门拉上,将女友推倒在床铺上,就去解女友的衬衣扣子。

  女友动情时很配合我的动作,很快的就将她的衬衣脱了下来,她知道我在不熟悉的地方不会作出太出格的事情,最多就是把衬衣脱掉,抱着自己用手隔着内衣揉捏她的乳房和抚摸大腿,最多也就是隔着内裤用手指轻揉肉穴,所以女友很配合。

  随着衬衣的脱下,女友雪白的上身顿时出现在了我的眼睛里,修长白皙的脖子,漂亮性感的小锁骨,一件小小的黑色抹胸被丰满挺翘的乳房挤的紧紧,女友的乳头已经有感觉的硬了,将黑色抹胸布料顶起,像两颗黑色的葡萄挂在山峰顶端,非常的诱人!

    女友白嫩的乳房是我的最爱,想起前几天有个晚上,在她家里,两人刚刚激情完,我躺在床上抽烟,女友赤裸着身体正对着梳妆台上的镜子穿着胸罩,突然间听到她说:「哎,好烦人,怎么又大了,才换了不少抹胸和乳罩」。

  我一眼瞧过去,就离不开了,女友双手一边一只的捧着她的大乳房,甚至还用手掌托起来抖动了两下,一整胸波啊,顿时,我刚刚软下来的肉棒瞬间变硬,下了床一把抱住她直接按在梳妆台上用后进式又激情了一次。

  「砰……」的一声,小房的推拉门瞬间被拉开,将正在激情抚摸与亲吻当中的我和女友一下惊醒,一个精瘦,脸上满是青春豆的年轻男列车员走了进来,还伴随着他有点不耐烦的声音「快点把车票给我,给你们换床卡」。

  我非常愤怒的看向他,但看到精瘦男满脸豆豆的脸上一阵惊愕时,我瞬间觉得尴尬起来,快速的把还紧紧抓住女友乳房的手抽了回来。

  随着精瘦男的进来,我抚摸中的手抽回,女友吓的躲也不是,挡也不是,只能用双手紧紧的抱住白嫩的乳房,好遮住胸前那两点春光,因为她的抹胸刚刚已经被我脱了下来,但似乎这样的动作,将她本来就傲人的乳房挤的更加突出了,白花花的胸肉除了被挡住的两点外,其它的全部透过双手向外陷出,更为的增加了诱惑力。

  但慌忙中的女友好像忘记了,自己下身的超短裙已经被我卷到了腰间,两条修长白皙的大腿也大大的弯曲在床上张开着,双腿中间是一条小小的粉色内裤,阴部那一块布料似乎被淫水全部浸湿了,形成了一团很大的阴影,全部展现在精瘦男眼前。

  「进来不会敲门啊,」

  我一边从床上拿起女友的包,打开快速的翻找车票一边恶狠狠的说道。
  「诺……给你……」,我把找到的车票递到他面前,但精瘦男仿佛石化了一样,没有听到我的话,目光仍然死死的盯着躺在床上,上身全露,下面双腿成M字型大大张开,双腿间内裤还湿成一团半裸着娇躯的女友。

  「哎…哎…车票给你,还看啊!真是的」。

  我顿时更气愤了,连手带着票打到精瘦男胸前。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太心急想把票换完了,因为马上要熄灯了,票没换完挺麻烦的,不好意思了…。」

  精瘦男被我连手带票的一打,仿佛被人解除了石化般瞬间醒来,看着我愤怒的面孔,不好意思的回答道,顺带把车票接住,但我还是发现他的眼神始终若有若无的瞟向女友。

  「好了,快点把床卡给我!」

  看精瘦男还是偷瞟女友,我更愤怒了,只想把他快点赶出房去。

  「嗯,我找下,马上就好。」

  精瘦男把夹本打开,慢慢的翻找着,时而从嘴里漏出一句「在哪呢?」
  时而半低着用火热的目光偷瞟一下床上的女友,我甚至发现他裤子都开始顶起了一个小帐篷,也竟然看着女友无耻的硬了。

  我脸上愤怒,但内心其实一阵骄傲,看吧,这就是我的女友,漂亮,性感,而且我想摸就摸,想亲就亲,而你们就只能看着,还只能偷看。

  持续的时间并不长,看着精瘦男微微弯曲着腰恋恋不舍一步一回头的走出小房,我赶紧把门拉上,准备上锁时才发现竟然门不能锁,心里一整臭骂,不能锁住,你装什么门。

  床上的女友还是红着脸低着头不说话,保持着动作不变,但我发现她刚才还大大睁着的的眼睛现在已经紧紧的闭上,表情似乎很销魂,面色比刚才我挑逗她时还要红润。

  而且还发现她整个弯曲着的腿部,像被电触到一样正在微微着颤抖着,几秒后,颤抖慢慢的停了下来,耳尖的我更是发现女友的喉咙发出一丝细不可闻的呻吟。

  「啊…女友高潮了,她竟然在被陌生人盯着偷看的情况下高潮了。」

  熟悉女友高潮时身体状况的我内心一阵狂吼。

  我不动声色的假装不知道,女友回过神来后,看到我在看她,脸色突然羞红的低下了头,但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坐起身来一边使劲用手捶我的胸膛,一边假装生气大喊道:「看你,还看,全让人家看到了,怎么办,都怪你,都怪你!」
  「好了,好了,看到了就看到了吧,以后又不会再见到了,而且你又没少块肉,是吧」,看着女友假装生气的捶我,但娇羞带血般通红的脸色就出卖了她,我拉住她的双手,无所谓调戏般的说笑道。

  经过这一出闹剧,两人似乎都没有了开始的心情,当然,女友是因为高潮过后有点疲倦,而我是怕门锁不住,等下又给人闯进来看到好戏。

  果然,小房内的灯很快的就熄灭了,看来精瘦列车男没有说慌,不过从推拉门不够紧密的底部还是有一丝丝光线透进来,那是外面走道上的灯光,屋内虽然不够亮,但还是能够基本看清。

  我半躺着身子,抱着女友,躺在她那张小小的铺位上,轻柔的跟她说着情话,哄她睡觉,经过了上车时的痛哭跟刚才异常的高潮,女友很快的就睡着了,看来真的很疲倦了。

  放下女友,替她掩好被子,才想起她还是光着上身的,哎……算了,反正也没其它人,我安慰的想到。

  回到了左边的铺位上,我轻轻的躺了下来,看着头顶上铺的床板发呆,默默的想着刚刚女友被偷看还能达到高潮的事。

  我知道女友的身体敏感,但以前从来没发现她竟然敏感到这种程度,估计是女友在我开始那一阵的爱抚下正好快要达到高潮,随着精瘦列车男的突然进来,让女友的高潮快感顿时被吓的退缩了回去,但又给列车男非常火热更是赤裸裸的目光一阵偷盯,女友心中的强烈的耻辱感竟然让自己产生了强烈的快感,最后还达到了高潮。

  我一阵唏嘘后,突然发现自己的肉棒有点膨胀的趋势,看来不光是女友觉得赤裸着身体被外人看会羞耻,有快感,但自己竟然想着外人看赤裸身体的女友就开始硬了,看来自己的快感也不低啊。

  转头看了一眼在右面铺位上睡着的女友,睡的是那么香,看来今晚只能委屈自己的大肉棒了。

  伴着火车行进时发出的刺耳声音,慢慢的我闭上了已经疲倦的眼睛。

  整个一晚,我都睡不安宁,有可能是太吵了,有可能是换了地方,经常是处半睡半醒之间。

  突然,在半睡半醒间,我感觉小房内多了个黑影,我还以为是幻觉,又继续睡觉,但我感觉还是不对,为什么会有个黑影呢,我慢慢的挣开睡的有些迷糊的双眼。

  的确是有个黑影,侧身对着我,目光看着右边床铺,单手放在下身似乎在套弄着什么。

  借着窗外投进来的微弱亮光,我终於看清了是谁,竟然是精瘦列车男,我头脑还是有些迷糊,他来干嘛?

   「查票?」不是都给了床卡吗?

   「睡觉?」他有列车室啊,那他来干嘛?

    头脑似乎清醒了许多,我慢慢移动目光看向了右边铺位上的女友。
  这一看,我完全清醒了,此刻,女友身上盖的被子已经全部被她踢到地上去了,赤裸着上身,丰满的胸部挺翘的耸立着,仿佛不受地心引力的影响,双手放在平坦的小肚子上,穿着超短裙的双腿并直平躺着睡在铺位上。

    而列车男右手在下身套弄的竟然是他自己的阴茎,此时阴茎已全部硬直起来,
可能因为瘦的原因,我发现虽然没有我的粗大,但感觉长一些。

  我内心极度愤怒,竟然在顾客睡觉时,对着走光的顾客打手枪,这种事情不可原谅!正想发出喊声,但心内一丝理智突然出现,如果等下我这一闹其它人全跑进来怎么办,那女友赤裸着的上身不是给更多人看到了?而且这里是列车男的地盘,万一他狡辩说只是进来查铺怎么办?估计相信他的人居多,那不就出丑尴尬了,还连累了女友走光。

  想到这,我停下了将动但未动的身体。

  「哎……算了,如果他没下一步侵犯女友身体的动作,就让他看吧,反正也不少块肉」。

  额……怎么又是不少块肉,我看着列车男,内心对着自己一顿吐嘈,丰胸细腰大长腿的女友躺在床上赤裸着上身任人看,难道真不少块肉吗,我怎么竟然感觉内心有点激动和……期待呢?

    难道是因为前段时间经常和女友偷偷摸摸的在人前亲热,所以才觉得内心非常刺激,那……期待是什么呢?

    精瘦列车男还是在快速的撸动着自己的肉棒,目光死死的盯着女友胸部上的乳房,小屋里静静的,只是偶尔能听到一道「噗」「噗」的声音,这是列车男剧烈用手撸动自己肉棒所发出来的声音。

    我半瞇着眼静静的看着列车男的动作,内心想着:「看来女友的傲人身材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啊,竟然引得开始只敢偷看的精瘦列车男,不顾被人发现的危险,半夜跑过来偷看女友,竟然还敢对着女友的娇躯打手枪,」

  我不由的又是一阵骄傲与自豪!

    不知道是女友睡梦中觉得现在这个姿势不舒服还是怎么的,竟然把并列放着的右腿往上弯曲了起来,随着这一弯曲,超短裙被大腿带动的往上掀起,在双腿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缝隙。

  看向双腿间的这个缝隙,列车男这下更加受不了了,呼吸越加急促起来,手上撸动肉棒的速度也加快了,女友的小内裤刚还被挡着,列车男调整了好几个位置都没看清,现在女友把腿这一动,竟然把自己的小内裤毫无遮挡的从短裙内完全露了出来。

  列车男把目光彻底移向了女友下身露出的内裤上,内裤很小,也很紧,女友整个阴部的形状都看得一清二楚,阴阜把内裤顶的鼓鼓的,下面的大阴唇也被小内裤挤的现出了形状。

  列车男似乎还是不满足现状,他慢慢的弓下了腰,头部渐渐的靠近女友腿间的缝隙处,难道要去舔,我正想要阻止,但看到列车男的鼻子快挨近女友阴部的时候,停了下来,接着用鼻子深吸了一下气。

  我心里一阵好笑,但又觉得刺激,因为我知道女友开始被我挑逗的内裤全部湿掉了,而且也被眼前的这个有点猥亵的列车男用目光盯的达到过高潮,估计内裤更加的湿了,就算经过这几个小时,可能干了,但肉穴处肯定还有一股浓浓的淫液味道。

  列车男仿佛像闻到了世间美味一般,虽然因为有点黑,我看不太清表情,但我看到他的嘴角似乎享受般的上扬了一下,估计是在微笑。

  我没有为女友吻过肉穴,女友也不让我吻,说尿尿的地方脏,所以在一起这么久,只给我吻了两次肉棒,哎,内心感觉一阵失败啊。

  看着列车男享受般的闻着女友的肉穴处散发出来的淫荡香味,我在被窝里轻轻把手伸进裤裆里,按住自己已经被刺激的全部硬起来的肉棒,使劲揉动着,太刺激了,就算刚刚女友被列车男偷看时我都没觉得这么刺激。

  列车男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女友的内裤里的肉穴,闻着女友肉穴里散发出来淫液的香味,一边快速的撸动着自己的肉棒。

  我突然觉得列车男蛮持久的啊,都撸了这么久了,竟然还没射精。

  可能是列车男在下身闻的时候,呼吸时的气息喷在了女友的内裤上,肉穴处有点痒,女友把手伸下去抓弄了两下又放回了原处,还是没有醒过来。

  但这次我借着亮光看清了列车男的表情,他的眼睛一下睁大,眼神突然好像发现了新大陆,目光中还闪耀着点点光芒,我感觉他用鼻子呼吸的更加快速了,一边闻着,一边还把舌头伸出来在嘴唇上舔了一下,刺激的嘴唇发干了吗?
    我感觉列车男好像快要射精了,因为我明显的感觉到他撸动自己肉棒的速度已经快到极致了,而且脸上的表情出现了射精时的兴奋,他好像在找着什么东西,突然他伸出了左手,在女友腿下面掏出了一件东西,站直身体,把那件东西包到肉棒上,看着女友的阴部,开始疯狂的套弄。

  「啊……」,列车男嘴里发出了一丝轻轻的呻吟,他射精了。

  被窝里的我,此刻也正快速的揉动自己的肉棒,虽然被刺激的想要射但又不敢射出来,只能在列车男射过之后憋屈的放弃了揉动,我怕被发现,因为毕竟刚才他的註意力全部被女友的身体吸引住了。

  看着列车男把包裹住他肉棒的东西丢到女友腿下面,收拾好裤子,惦着脚尖慢慢的走出了小房,轻轻的把门拉上后,我嘴里吐出了一口长气,刚才连大气都不敢多出,还好列车男只是看着闻着穿着肉裤的肉穴,并没有想接触到女友的身体,不然还真不好应付。

  我下了铺位走到女友铺边,想替她盖好被子,但我的目光移到女友双腿撑起的超短裙缝隙间,我顿时惊呆了,我突然明白了列车男刚刚像是受到更大刺激,那种表情的意思。

  女友的下身阴部位置,正好被从外面透进来的光线中的一丝照在上面,虽然还是暗,但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

  就是刚才女友把手伸到下身处抓弄的那两下,让她全部走光了,细小而薄的内裤,包裹住肉穴位置的那一块布片,被女友抓弄的只遮住了一半肉穴。

  另一半,一片薄薄粉嫩的阴唇正伏贴的分开着,中间细小而嫩的阴道口只被内裤遮住了一半,但从另一半没遮住的地方能看到里面的嫩肉正随着呼吸蠕动着,能看到一些淫水,随着那丝光线的照射,里面的淫水正反射着淡淡的光芒,阴道口上面能看到有一粒粉红的小豆正突起着,很粉嫩。

  列车男发现的新大陆真的很新,也很嫩,连我经常看到女友鲜嫩肉穴的人,看到现在这副精彩画面都有点受不了,本来就刺激到充血的肉棒再次膨胀,但又看着睡得正香的女友,我打消了叫醒她的念头。

  忽然我想到了列车男丢在女友腿边的东西,我从女友腿边抓起了那件东西一看,手一抓上顿时一片湿黏的感觉,眼睛一看,我无语了,正好抓在列车男射精的位置,现在整手都是列车男的精液,我顿时感觉一整恶心,我快速的把它丢回原处,那是女友的抹胸。

  我心里一整可恨,但又不能去找列车男,只能承受了,单手将女友的被子拉好,拉开门往厕所一阵急跑,太恶心了,再不洗掉,手里那股黏稠感会让我觉得吐,看来明天早来还得提醒女友换一件抹胸,但是怎么跟她说呢?难道说是我射的?



   「哎…回神…回神,在想什么呢,一脸猥亵的笑?」易阳推搡着我道。
  「没…刚想起了一点事情,怎么下课了?」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易阳,我问道。

  「嗯…都下课好一会了,你没事吧?」易阳看着我还是一脸迷糊的样子,关心的问道。

  「没事,可能想久了有点头晕,走吧,上课真无聊,哎,这才第二个月呢?」我苦着脸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回答易阳的问题顺带感叹道。

  「好戏才开始,你就觉得无聊了,要是我也有那么漂亮的女友,我才不觉得无聊呢,身在福中不知福。」

  易阳,我的同寝室好友,人有些小胖,皮肤很黑,1米73的个子,我俩开学第一天报名时就认识了,最后被分在一个寝室。

  易阳性格很开朗,人虽说不是帅哥类型,但小胖的脸也耐看,经过两个月的相处,我发现他只有二个致命缺点,虽然跟他说后,他自己还是不承认的说这不是缺点。

  第一:碰到漂亮女孩时,他就会看着笑,但加上脸部的表情,笑容里就会流露出一股猥亵的味道,从小学至今都没有交过女友,还是处男一枚,可能是易阳自己认为那个笑容是最好的表情,但在女孩眼里,那就是猥亵的笑容。

  二:这家夥喜欢看A片跟打手枪,每天必定最少一枪,而且是边看A片边嘿嘿的笑,然后对着你正大光明的打,同寝室我最受不了这点。

  「你先回去吧,今晚我可能不会回来了,你自己一个人慢慢享受你的手枪生活吧」,我收好东西跟易阳并肩走出教室,看着易阳那快露出来的笑容说道。
  「哦,好吧,是不是又去找小洁那啥啊……」说完,易阳自认为最帅的笑容完整的出现了。

  「要你管,羨慕死你个小处男,」看着他的笑容,我有点受不了了,转身朝另外个出口走去,顺带着恶心一下易阳。

  「靠!!」易阳对着我的背影比出了中指。

  我报的专业是「金融管理」,当然这是老爸帮我选的,没办法,家里做生意,就我这一个儿子,我只能听之任之。

  女友小洁报的是她所喜欢的专业「艺术表演」,她高中时就身为校舞蹈队的队员及话剧社的副会长,正好专业对口。

  W大学校内很大,分东西两个校区,校内基本上是二层或者三层的老式建筑来作为教室,不高,但让校内看起来更加的明亮,最高的建筑就是坐落在西校区出口处的两栋18层高的宿舍楼,男女各一栋,里面都是双人宿舍,对於这点,我倒是蛮喜欢的。

  我慢慢的一个人走在校内主干道上,向校东校区方向而去,女友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跟我说了,下午会在东校区的一栋教学楼三楼的一个教室训练。

  看着路上一对对的男女,我心里似乎更想女友了,虽然基本天天有见面,但因为彼此都住在校内宿舍里,不方便,爱爱的时间少了好多,甚至女友还要求了,为了不影响学业,只准每周五晚上两人一起出去开房,其它时间一概不准备碰她,好吧,我认为只是不影响她学业吧,我的学业,我是无所谓的。

  20多分钟的路程,走得我身体有点发热了,不过已经靠近了女友今天训练的教室。

  还是老式建筑,分为三层,我沿左边的楼梯上到三楼,向今天女友训练的教室走去,那间教室在三楼最右边也是最后一间。

  一路经过好几间教室隔着窗户朝里看,发现都有人在训练,这边由於是老式建筑,它设计的窗户是木框成三格每格里框着一块玻璃,第一格跟第二格是磨砂玻璃,第三格是一块半磨砂的玻璃,能从第三块模糊看清教室里面,可能这样的设计是为了让阳光更好的照射进去。

  这栋教学楼是艺术表演专业专用的训练楼,教师里面全是空荡荡的,里面没有课桌,或许是有利於学生的训练及表演。

  慢慢的靠近了最右边的教室,刚想出声叫女友,突然听到从教室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要顶了啊,你别动,我很用力的」。

  「嗯,你来吧,我应该能受得住。」

  一个好听的女声传来,这是女友的声音啊,但是我明明记得女友说过,今天没有跟男学生一起训练。

  「啊……好痛……你太用力了啦。」女友有点像呻吟的声音继续传来。
  「没事,我陪你多多动一下就好了,还要来吗?」男人的声音传来。

  「嗯,来吧,应该受得了。」女友说道。

  听到这里,我心中猛的一跳,女友在干嘛……我没有再叫女友,而是走到窗前,掂起脚透过窗户第三格玻璃往里看去。

  模糊的看清,教室里只有两人,一男一女,女的应该就是女友了,我发现女友应该是单脚站立的,因为我看到女友一只脚的脚后跟摆在这个男人的肩上,现在他俩的姿势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这个男人借着女友放在他肩上的脚,把单脚站立的女友双脚直接顶成了一个一字形,模糊的看清,两人靠的很近,像紧挨住。
  「那我来了啊,你忍忍就过去了。」男人一说完身体就往前一顶,我感觉两人瞬间就挨在了一起。

  「啊…不行了…太痛了…今天太久了…再来就受不了了」。似乎这往前的一顶,让女友颇有点受不了,女友喘息的很厉害。

  听到这里,我再也受不了了,走到教室门前,一把将门推开……

                         (待续)

经过几天的时间构思和修改,小洁大学篇(一)新鲜出炉,希望能得到更多朋友的支持与意见。

[ 本帖最后由 ls1991lsok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